时时彩网投

  • <tr id='dneel'><strong id='dneel'></strong><small id='dneel'></small><button id='dneel'></button><li id='dneel'><noscript id='dneel'><big id='dneel'></big><dt id='dnee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neel'><option id='dneel'><table id='dneel'><blockquote id='dneel'><tbody id='dnee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dneel'></u><kbd id='dneel'><kbd id='dnee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dneel'><strong id='dnee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dnee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nee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nee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dneel'><em id='dneel'></em><td id='dneel'><div id='dnee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neel'><big id='dneel'><big id='dneel'></big><legend id='dnee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dneel'><div id='dneel'><ins id='dnee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dnee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dnee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

                粉丝

                作品

                诗人作品不错,挺TA 赞赏
                笔名:沙代
                加入时间:2018-09-06
                中国 · 北京
                诗人简介

                河北省沙河市十里亭镇人,农民,诗歌爱好者。我的作品都是习作。拿出来只想获得批评。

                尘埃里的生活

                生活在十里亭镇,如同生活在一粒尘埃中。
                因其贴近,故不见踪影。单有树木、溪流、些许的房屋,
                包裹我如人的种子;男人的种子,
                还需要一个女人,尽管天下的女人都一样。
                尽管烈日暴晒的土地上,熟悉的
                一切都躲往阴暗处去了,没有与之对话的,只有
                人为的陷阱埋伏草丛中,还风景于平静,
                这种平静,其实,我早已识透。邻人的眼睛,视我为兽;
                即便搬到村北的林场仍不放过,仿佛我久有的生活
                一直是期待看清的蜂窝。我活着,在一个人的
                网中撕开一个裂口进入更虚无的一群人中。
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,是我以自己的平凡
                原谅了周围的脸。但在暗夜,
                林地总有闪烁的狐眼。她不为偷我,
                我身上的男人已被另一个女人抱走。
                不过我依旧等着,直到她拖着带伤的身体
                弯腰从篱笆的缝隙穿过,去井边的水槽里饮水。
                她美丽,以至我不敢呼吸。
                因我而伤残。有人视之为不洁之狐女,
                并称:我与之媾和没有形成的对等,
                不仅仅属于看低,或者曰:出卖。
                更主要的是,我与他们的关系转变成我与动物的关系时
                我竟能做到从容和镇定。其实,
                我只是欣赏。
                作为人类的态度,
                某个出口如果相遇,我会向它说声对不起,
                但求不要伤害我,
                更不要将人类的错归咎于我。
                因为一个人的我,活在自己日渐的稀少中——不多的我,
                面对,从父亲、爷爷、到老爷爷的直线叉开的母亲、奶奶、到老奶奶的
                所有人,假如都活着,
                出于孝道的沉重,我要解释如下:
                我没有神秘性。
                只是好奇,别样的生存或许更干净;
                真的很一般
                我的骨头就竖在围院的篱笆里,简单、易损,
                尽管每年都会开出牵牛花;
                未来,不是活着的我给你们交代
                一些事情。而是死着的我
                逼你们将生活的角落打扫干净。
                否侧,我将闭口不谈。
                因为我自始至终生活在一粒尘中。

                相关资讯

                赞赏记录: